“您好,120!”鈴聲響起,電話接通,急救開始。滲透這城市邊邊角角的通信網絡,即刻變身緊急醫療救援“生命線”。

  在濟南市急救中心調度科,有這樣一群人,他們日夜守在此起彼伏的電話旁,一邊沉著冷靜地與呼救者對答,一邊錄入信息協調派出急救車?、快、更快!分秒之間,調度員們通過一次次遠程連線,挽救了一條條鮮活的生命!笆澜缂本热铡眮砼R之際,記者來到濟南市急救中心,探訪調度員們的緊張狀態。

  每天接打電話2000多個

  調派急救車450余趟

  9月9日上午,濟南市急救中心調度室,六塊電子大屏幕正實時滾動信息:濟南各急救分站實時監控畫面、急救車輛的聯系方式和使用狀態、急救車輛調度系統、當天急救事件信息列表、調度室值班信息匯總。

  值班的一共有五位調度員,四位調度員負責接聽120急救電話,一位調度員負責調派急救車輛。

  提及院前急救,很多人都以為就是急救車輛和隨車醫護人員。其實,濟南市急救中心調度室相當于整個院前急救流程的大腦中樞,負責接聽120來電、調派車輛、電話指導報警人初步處理現場情況,為專業急救爭取更多時間。更重要的是,避免報警人由于操作不當,對病人造成二次傷害。

  濟南市急救中心調度科主任任愛鳳從2008年開始從事急救中心調度負責工作,13年來見證了濟南市急救系統的飛速發展和變革。

  “剛開始的時候,濟南只有東、西、南、北、中五個急救分站,一共只有四五個調度員!比螑埒P介紹,之前很多人對120急救還不熟悉,急救任務少,每天出車也就幾十趟,工作量相對較小。

  隨著醫療技術的發展,大家對120急救也越來越熟悉,十年來,濟南市院前急救規?焖贁U張。濟南市區設置了46個急救分站,擁有50余輛急救車輛,急救中心20余位調度員每天要接打2000余次電話,并調派急救車450余趟。

  從電話響起到接聽,確認地址、了解現場情況,在系統錄單,負責調派車輛的調度員根據情況1分鐘內派出急救車輛。收到指令后,急救分站白天1分鐘內出車、夜晚2分鐘內出車。

  任愛鳳介紹,2016年醫療優先分級調度系統(簡稱MPDS系統)上線后,負責接聽電話的調度員不再同時負責調派急救車輛,有了更多時間可以和報警人溝通,了解現場的具體情況,指導對方完成初步急救。

  然而,通過120求助的人一般情緒焦急,很難真正體會到調度員給他們帶來的幫助。急救中心的調度員很少能夠聽到來自患者和家屬的感謝。很多時候,卻由于各種原因要承受報警人的各種不良情緒、催促和指責。

  產婦家中臨盆

  她電話指導順利產子

  大雪中、深夜里,跟著急救車,跋山涉水一次次奔赴急救現場的時候,李卉偶爾也會羨慕可以一直在室內接打電話的調度員?2015年,真正從一名院前急救護士變為調度員后,她才知道,120急救電話24小時不會有停歇,只要在崗,調度員哪怕片刻都不能放松。

  “電話隨時都會響,不管深夜還是清晨,沒有規律。遇到突發事件,更是如此!苯勇犚欢螘r間的電話后,李卉換到派車崗!坝吃伦显瞥!”抽調出地圖,找出離呼救者最近的急救站點,簡單明了的一次通話不過10秒鐘,急救車已經奔赴在救援的路上。

  接打電話、協調派車,這些年,李卉數不清自己接聽過多少電話,只有耳麥里不停傳來的各種聲音。這其中,有急促、有無助、有埋怨,偶爾也有欣喜。

  2016年,李卉曾接到一名準媽媽打來的急救電話,她已經有了規律宮縮,但家人外出且短時沒法趕回,她的肚子越來越疼,已經可以觸到寶寶的頭部……電話這端的李卉判斷,她很可能要在家里生產,而且是一個人。系統一鍵派單,急救車疾馳而去,李卉也沒有掛掉電話,而是通過醫療優先分級調度系統(簡稱MPDS系統)的相應預案,指導呼救者在急救車抵達之前進行正確應對。

  “我已經派出急救醫生了,請不要掛斷電話,我將仔細告訴你接下來該怎么做……”平日簡潔利落的對話多了溫暖與寬慰,李卉通過電話指導產婦如何用力、如何生產……清晰、易懂的急救指導,填補了急救車到達前的空窗期。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終于,嬰兒響亮的哭聲響起。

  微笑不自覺地爬上嘴角,院前急救的同事將這對母嬰送往附近醫院,一場守護生命的接力賽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心肺復蘇、阿-斯綜合征現場急救……成為一名調度員時間越久,李卉就越清晰地知道,調度員并非簡單地接打電話,從接聽電話起,她就已經參與到了院前醫療急救過程中。無論前線還是后方,都是在救死扶傷。

  聽到呼吸困難氣音

  她想辦法找到耳背老人

  同李卉一樣,李飛以前也是一名院前急救護士,“只要一上班,就會特別緊張!

  “病人現在在哪兒?”“幾樓?哪個房間?”電話這端的李飛聲音急促有力,似乎可以看到那端呼救者緊張的樣子。

  身邊有人掙扎生死一線,緊張情緒很難避免。然而,作為調度員,她們首先要從呼救者無序的話語中提取出最關鍵的現場地址和病情主訴等信息,不然,車要派去哪兒呢?可是,有時呼救者并不能提供有效信息。

  不久前的一個夜班,凌晨兩點多的一個電話就讓李飛很是緊張!半娫捓飩鱽砗苊黠@的呼吸困難的氣音,但除此之外,沒有其他任何說話的聲音!币购莒o,對方呼吸的局促感撲面而來。好在信息提示,這位呼救者以前曾打過120急救電話,而檔案信息顯示,他是一名嚴重耳背的老人。雖然有地址信息,但老人此時身在何處,李飛無法確定。若是急救車貿然尋找,在這凌晨勢必會打擾他人休息,于是,李飛果斷聯系110求助。輾轉找了幾戶,民警終于找到了那名獨居的呼救老人,而急救車也在第一時間趕到了現場。

  同樣的狀況也容易出現在意識不清的醉酒者身上!坝行⿻r候,呼救者并不聽我們說話,還沒說地址就開始催車!崩铒w也無奈,信息的有效溝通在生命一分一秒地流逝里,顯得更加珍貴又迫切。

  偶爾,120急救電話也有接到“報假警”的信息。如果對方接連撥打,且確定是報假警,系統可以暫時鎖定其電話號碼,但不出多會兒就會解鎖,因為生命只有一次,而120是這座城市人民的生命線。

  不知不覺,李飛在調度員崗位上已經工作了6年,那些不被理解甚至被無端辱罵時的不開心,已經隨著時間慢慢沉淀,從自己生半天悶氣到如今一笑而過。如果說這段經歷帶來了什么,或許是日積月累的對話里不經意提高的音量,或許是街頭偶遇急救車就知道對方來自哪家醫院,也或許,是家里5歲的小寶對急救的關注:“媽媽,你看那是不是咱家附近醫院的急救車?”

  猝死老人有心臟支架

  她指導家屬心肺復蘇急救

  幾顆潤喉糖、一個大水杯,這是汪安琪工作時間的“必備神器”。從小就有扁桃體炎,一天下來口干舌燥,汪安琪喝水尤其多,基本每天都在3000ml-4000ml。

  “不要這么多廢話,你直接來就行!”電話那頭的聲音明顯煩躁起來,汪安琪穩住情緒,繼續用平和的語氣解釋:“先生,請您告訴我們詳細地址,地址太模糊,急救車很難找到你們!

  報警人發脾氣、罵人,只會讓汪安琪一時有些不愉快。真正會影響汪安琪情緒的,還是生命的無常和回天乏術。

  “需要做心肺復蘇急救的很多!蓖舭茬鞲嬖V記者,曾經接到過報警電話,有人猝死,她指導報警人做心肺復蘇時,家屬告訴她,老人做過心臟支架手術,胸外按壓時似乎能聽到心臟支架“咯吱咯吱”響動的聲音,不敢再按下去。由于不在現場,汪安琪很難精準判斷現場情況,心里也閃過一絲疑慮。不過一轉眼的時間,汪安琪穩住心神,憑借經驗和培訓學習的醫學知識,告訴報警人堅持做胸外按壓。直到急救車趕到,汪安琪才掛斷電話。聯系熟悉的急救醫生確認自己的急救指導符合醫學要求時,她緊張的勁兒才緩下來。

  電話再次響起,報警人是位50多歲的女性,她喊母親吃飯時,發現母親躺在床上,已經沒有反應。汪安琪用最簡短的語言安撫住報警人情緒,一邊在系統錄單,一邊指導報警人檢查母親的呼吸情況。確認老人屬于心跳呼吸驟停,汪安琪立刻指導報警人為老人做心肺復蘇急救。報警人也很快冷靜下來,跟著汪安琪的節奏做胸外按壓。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好消息始終沒有從電話那頭傳來。報警人聲音顫抖,帶著壓抑的哭腔,向汪安琪表示了感謝:“謝謝你,姑娘,我媽媽已經走了!彪S后,救護車趕到家中,確認了老人已經去世的消息。

  掛斷電話,汪安琪陷入一陣短暫的沉默,一種無力感涌上全身,“我很努力地在幫她,還是這樣的結果!

  三班倒班,每個班接打大約200次電話,這樣的工作量對23歲的汪安琪來說,并不算特別大。然而這天下班后,汪安琪感到尤其疲憊,“生活中萬事都要想開,努力好好活著,珍惜自己擁有的一切!